拯救生命   爭取自由

救贖人生   公平正義

890562446.jpg

微信號:

13802025566


聯系我們 在線服務

  咨詢熱線

13802025566/13802025599

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犯罪嫌疑人張某因涉嫌行賄10萬元被采取強制措施,王增強主任依法發表無罪法律意見。檢察院在采納此無罪意見的基礎上,最終做出不起訴決定。

來源:天津安律師事務所作者:天津安律師事務所網址:http://www.deanlvshisuo.com瀏覽數:1016

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犯罪嫌疑人張某因涉嫌行賄10萬元被采取強制措施,王增強主任依法發表無罪法律意見。檢察院在采納此無罪意見的基礎上,最終做出不起訴決定。

本站訊

日前,河北省某人民檢察院公訴部門就犯罪嫌疑人張某涉嫌行賄罪一案做出不起訴決定,解除了對被告人張某的強制措施,該案圓滿終結。

犯罪嫌疑人張某因涉嫌行賄10萬元被采取強制措施,張某親屬慕名委托王增強主任擔任辯護人。經了解情況,王主任認為嫌疑人張某的行為是單位行為而非個人行為,涉案款項是出借款而非行賄款,且張某并未謀取非法利益,其行為不應當按照犯罪處理。為此,王主任搜集了大量證據,并向檢察院公訴部門提出了無罪法律意見。檢察機關對無罪法律意見高度重視,并最終采納了法律意見,認為不應當按照犯罪處理,作出了不起訴決定。

一、辯護律師

   王增強,天津得安律師事務所主任

   聯系電話:18622761981;微信號:18622761981

   王增強律師簡介:王增強主任天津得安律師事務所主任、創始人;天津市南開區十四屆政協委員;天津市刑事辯護委員會委員;天津電視臺法眼大法庭點評嘉賓;天津商業大學研究生實踐導師;入刊《中華兒女》、《聚焦中國夢》、《今日中國》之訪談;入刊法律出版社《天平上博弈-42位知名律師實錄》;入刊中華全國律師協會中國律師雜志社《中國律師年鑒》名律訪談;入選法律出版社《中國優秀律師辯護實錄》之當代刑辯大律師;青海省民和縣滿香助學金創立人;畢業于西北政法大學,曾考入檢察機關,后到高校任教,現為專職律師,先后代理天津港特大爆炸案、薊縣特大大火案、瘦肉精非法經營案、e租寶700億元非法集資案、民族資產解凍詐騙案、大量處級、廳局級官員貪污受賄案、數十起無罪案件以及中共天津市委支部生活社、湖南衛視、泥人張與喜洋洋糾紛等數百起重大、有影響力案件。

二、爭議焦點

1.本案事實是否清楚?

辯護人認為,起訴意見書對案件關鍵事實的認定存在錯誤。

,起訴意見書對于涉案款項的性質認定錯誤,涉案十萬元是借款,而非行賄款。從款項給付的時間、金額、對象、給付方式方面考慮,張某給付吳某的10萬元是借款,二人存在債權債務關系,并未涉嫌刑事犯罪;

,即使認定涉案款項是行賄款,張某亦不構成本罪。即使認定該款項為行賄款,張某的給付行為亦屬于單位行為;即便認定為行賄款,是被吳某索賄而非主動行賄,且其并未謀取非法利益。

2.本案法律適用是否準確?

辯護人認為,即使認定張某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其亦屬于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涉案事實的情況。根據《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條第三款“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的,可以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敝幎?,對張某可以予以減輕或免除處罰。

三、指控的犯罪事實

犯罪嫌疑人張某因涉嫌行賄10萬元被采取強制措施,涉嫌構成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

四、根據指控可能面臨的刑罰

   刑法第164條規定,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以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11條規定,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以財物,個人行賄數額在1萬元以上的,單位行賄數額在20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

如果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成立,犯罪嫌疑人可能面臨三年有期徒刑。

五、本站點評

執業過程中,王增強主任始終以豐富的執業經驗、良好的知識結構、高度的責任心、專業的技能和不懈的努力為廣大客戶提供規?;?、專業化、多元化、深層次的專業法律服務。在本市乃至全國大案要案的審判法庭,常能見到其辯護的身影,并多次成功的做無罪或輕辯護,使多數犯罪嫌疑人受到法律公正、公平的對待,從而獲得從輕、減輕、緩刑、免刑或無罪處理,最大限度維護了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權益,最大限度的履行了辯護人的辯護職責,取得了極佳的辯護效果,在業界享有極高的聲譽。

王增強主任依法發表“張某是單位行為而非個人行為,是借款而非行賄款,且張某未謀取不正當利益,其行為不應當按照犯罪處理”的無罪法律意見。檢察院在采納此無罪意見的基礎上,最終做出不起訴決定。在整個法律服務過程中,王主任憑借其優質的法律服務展現其超強的業務能力、極強的職業責任感人性化服務意識,獲得了委托人的高度贊譽。

六、主要辯護意見

第一部分,關于事實認定:起訴意見書對案件關鍵事實的認定存在錯誤。

,起訴意見書對于涉案款項的性質認定錯誤,涉案十萬元是借款,而非行賄款。

通過查閱案卷材料,辯護人得知作為案件重要當事人的吳某在卷中僅作一次筆錄,稱其被動收受張某10萬元款項,且該款項為行賄款;而犯罪嫌疑人張某所做的有關款項性質的三次筆錄中有兩次均稱該10萬元是吳某向其所借款項。經分析卷宗材料,辯護人認為:

(一)從款項給付時間方面考慮:

辯護人了解到某單位2010年11月21日發布招標文件,展開招標工作。后某公司中標,雙方于2010年12月19日簽訂了《產品購銷合同》;而張某給付吳某10萬元的日期為2011年7月29日。如該筆款項是行賄款,張某理應在某公司中標之前給付,而不可能在雙方合同簽訂后的近八個月才給付吳某,更不可能主動聯絡吳某給其款項。而吳某因為經濟緊張向張某借款,張某應允,因為朋友間的信任關系未出具借據顯然更加合理、符合客觀實際。

(二)從款項給付金額方面考慮:

案卷資料顯示,雙方于2010年12月19日簽訂的《產品購銷合同》的交易金額為423萬元,2011年3月25日又簽訂了《變更合同》將合同金額變更為315萬元。根據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某供述可知,作為公司的經銷商,張某只獲取合同金額的5%的利潤,按照2011年3月25日變更后的315萬元交易金額計算,張某盈利15.75萬元,與此同時仍需負擔差旅食宿費用,所剩不過10萬元。由此可知,其不可能將自己獲得的為數不多的收益全部白白送給吳某。顯然,該十萬元系借款的解釋更加合理。

(三)從款項給付對象方面考慮:

吳某系某單位科員,其作為可能確有參與招標工作,但其并非評審委員會成員,亦不屬于某單位之管理決策人員,不可能直接決定讓某公司中標,張某對此情況明知。同時基于上述理由,張某根本無法判斷某公司是否由于吳某的“幫助”而中標。所以,張某不可能對吳某這名某單位的科員,而非決策人員行賄;但基于朋友關系,張某借款給吳某的解釋顯然更加合理。

(四)從款項給付方式方面考慮:

張某給付吳某的10萬元款項是通過銀行轉賬到吳某愛人段某的賬戶上。眾所周知,行賄受賄是犯罪行為,如該筆款項確系行賄款,張某不可能通過銀行轉賬方式給付以留下明顯犯罪證據。張某在筆錄中多次供述稱該筆款項為借款,因出于朋友關系的考慮索要借條較為尷尬,通過轉賬方式給付則既可免去此種尷尬,又可留下證據索要欠款。同時,張某所做供述的真實性有吳某愛人可以進一步證實。顯然張某的解釋更加符合人們的實踐經驗。

綜上,辯護人認為,從款項給付的時間、金額、對象、給付方式方面考慮,張某給付吳某的10萬元是借款,二人存在債權債務關系,并未涉嫌刑事犯罪。辯護人提請貴院依法查清案件事實后再予認定。

,即使認定涉案款項是行賄款,張某亦不構成本罪。

(一)即使認定該款項為行賄款,張某的給付行為亦屬于單位行為。

作為某公司業務員,張某代表該公司從事產品的銷售和業務的開發。在2010年某單位上新項目的產品招標活動中,其代表某公司與某單位聯絡新項目的招標事宜,公司董事長蔡某出面進行商務洽談,最終某公司順利中標,雙方于2010年12月19日簽訂合同,達成協議。各項證據均能證實,張某是代表單位與某單位進行交涉。

1.有證據表明張某系某公司員工。

張某與某公司簽訂協議,多年來一直以某公司名義對外洽談業務,進行公司產品的銷售。犯罪嫌疑人吳某在其2013年7年30日筆錄中稱張某是上海某公司業務員,在2010年時與其聯系商談招投標事宜。2013年5月14日,公司經理林某所作證言中亦稱“張某利用我公司的名義跟要貨的公司談生意,談好后,以我公司名義與對方簽訂供貨合同…我公司給他合同上金額5%的業務費?!币陨献C據均表明雖然張某沒有與公司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但是雙方確已履行了勞動權利義務,形成勞動關系。

2.張某參與此次招投標事宜,是為單位謀取利益。

為其代表的某公司能夠銷售產品,張某經某公司授權以單位名義多次與吳某所代表的永順集團有限公司進行業務洽談、聯絡,后某公司順利中標,獲得合同利益。張某一系列工作的付出均是為單位利益考慮。所以,在吳某索賄時,其代表公司給付錢款。

3.此次交易的實際獲利者是某公司,而非張某個人。

某公司作為中標人,與某單位簽訂了《產品購銷合同》,產品得以銷售,獲得效益。顯然某公司才是中標后的直接受益人,而張某個人只是作為某公司業務員參與其中,其無任何可能代替單位給付吳某錢款。

4.不能排除該項行賄決議系單位作出之合理懷疑。

張某作為某公司業務員,此次參與某單位新產品采購的招標事宜是其代表單位進行產品銷售需要,而從為投標準備文件材料至最終中標后某公司負責人出面洽談合同,某公司一直知情并積極參與。辯護人有理由懷疑,在吳某索賄時,亦是單位決策應允。

綜上所述,即使認定張某對吳某存在行賄行為,辯護人認為并不能排除此案系單位犯罪之可能。然而根據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十一條“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以財物,個人行賄數額在1萬元以上,單位行賄數額在20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之規定,某公司作為單位,涉嫌行賄金額僅為10萬元,不應予立案追訴。

(二)即便認定為行賄款,是被吳某索賄而非主動行賄,且其并未謀取非法利益。

1.案件材料證實,涉案款項是吳某向張某索取,而非張某主動給付。

通過張某的筆錄可知,通過招投標程序,早在2010年12月份時公司已正式中標,2011年5、6月份吳某電話聯絡張某索取賄賂,張某被動應允;而吳某對此問題的供述與張某嚴重不符。根據常理及社會經驗法,在確定中標的半年之后,公司以及張某并無可能主動聯絡吳某進行行賄,張某給付吳某款項顯然系被動為之。

張某(2013.3.26  15:00-15:50)2010年12月份,我們公司通過招標,由蔡某董事長負責商務談判,最后由我們公司中標,2011年春節,我們公司所有貨全部到位,并安裝調試完成。2011年5、6月份,我和吳某在永順工地見面,時候,吳某和我通過電話,吳某說他資金比較緊張,他向我借10萬元。我明白張合英說的向我借款10萬元就是向我要10萬元錢。所以我電話里直接告訴吳某這10萬元不用還了,我送給他了。

吳某(2013.3.24 0:42-1:40)簽完合同后,張某給我打電話讓我把我的卡號告訴他,他給我卡上存10萬元,表示感謝,我就把我卡號告訴他了,他往我卡上存了10萬元錢。

2.張某并未通過給付吳某金錢謀取非法利益。

1)張某不可能通過吳某謀取不正當利益。

起訴意見書稱,張某為達到中標目的,對負責招標采購的時任河北永順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單位)電氣工程師吳某行賄10萬元人民幣。對此指控是否屬實值得商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第三十七條“評標由招標人依法組建的評標委員會負責?!u標委員會成員的名單在中標結果確定前應當保密?!奔暗谒氖畻l“評標委員會完成評標后,應當向招標人提出書面評標報告,并推薦合格的中標候選人?!袠巳烁鶕u標委員會提出的書面評標報告和推薦的中標候選人確定中標人。招標人也可以授權評標委員會直接確定中標人?!敝幎?,張某作為一名多年從事業務工作的人員,其不可能不知道一個項目的招投標工作需要經過多人組成的評標委員會進行審查評定后推薦合格的中標候選人,而最終由招標單位和被授權的評標委員會確定中標人。案發時,吳某僅為某單位電氣工程師,盡管其在筆錄中稱其負責公司52個10KV高壓柜的招標事宜,但其既非評標委員會成員,亦非招標單位的決策、管理人員,根本無權決定讓某個投標人中標。張某了解該招投標流程,所以其不可能對吳某行賄以期獲得中標之利益。

2)有證據證實張某并未謀取任何利益。

案卷材料證實,早在吳某向張某索賄的半年之前,某單位已確定公司在其新項目中中標,此時張某的預期利益已經獲得。根據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某供述以及公司出具的證明文件可知,該預期利益之金額為合同金額5%的業務費15.75萬元,而該筆款項又是公司通過參加某單位的公開招標程序憑借自身的產品和價格優勢中標,并非不正當利益。而除該筆款項之外,張某并未獲得其他任何利益。

第二部分,關于法律適用:即使認定張某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其亦屬于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涉案事實的情況。

現有案件資料證明,本案來源為2013年5月23日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區分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接到報案,稱某公司業務員張某在2011年7月29日某單位上新項目招標采購過程中為達到中標目的,對負責招標采購的吳某行賄人民幣10萬元,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分局于當日下達立案決定書對本案立案偵查。

辯護人注意到早在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分局接到該報案之前的2013年3月26日張某即主動交代被迫給付吳某10萬元款項的全部詳細情況。                                        根據《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條第三款“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的,可以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敝幎?,辯護人請求貴院對張某予以減輕或免除處罰,以深入貫徹落實刑法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

綜上所述,犯罪嫌疑人張某給付吳某的10萬元款項屬借款性質,而非行賄款,其并不構成本罪。即使貴院認定該筆款項系行賄款,張某亦代表單位給付且并未從中謀取任何利益,不構成刑事犯罪,請貴院予以慎重考慮。


LINK

友情鏈接:


手機:13802025566   13802025599

傳真:022-27253350

郵箱:deanlvshi@126.com

地址:天津市南開區北城街與城廂東路交口得安律師樓(城廂嘉園3號)

Copyright ? 2017 天津得安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